顶部时间

发布时间:2020-09-16 09:27:34

当前日期:2020年9月27日| 联系电话:0731-85526549

搜索
搜索
广告图片1
广告图片1

广告图片1

广告图片3
广告图片3

广告图片3

广告图片4
广告图片4

广告图片4

广告图片5
广告图片5

广告图片5

信息资讯

INFORMATION

资讯分类

内页联系我们

发布时间:2020-09-16 14:42:18

联系我们

  •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五一大道98号省商务厅三号楼
  • 联系电话:0731-85526549
  • 协会QQ群:28112057
/
/
/
(中建五局)赤道上的飘带

资讯详情

(中建五局)赤道上的飘带

  • 分类:企业之窗
  • 作者:刘卫平
  • 来源:中建五局
  • 发布时间:2016-04-01 12:00
  • 访问量:

【概要描述】

(中建五局)赤道上的飘带

【概要描述】

  • 分类:企业之窗
  • 作者:刘卫平
  • 来源:中建五局
  • 发布时间:2016-04-01 12:00
  • 访问量:
详情

马永贝森林云雾缭绕,玛雅玛草原山花烂漫,中国建筑与刚果(布)这个神秘而美丽的国度,因为一条公路的建设,注定有一场结缘的约会。

刚果(布)是赤道上的中西非国家,赤道横贯刚果(布)中部。刚果(布)国家1号公路在赤道以南一百多公里的地方,与赤道并肩平行。1号公路从刚果(布)第二大城市黑角出发,穿过第三大城市多利吉,直抵首都、第一大城市布拉柴维尔。从飞机上俯瞰,这条公路蜿蜒起伏,宛若铺在赤道上的飘带,把蔚蓝的大西洋和褐色的刚果河连在一起,成为中国建筑描画在非洲大地上的经典一笔。

“上帝的使者”,圆了几代刚果(布)人民的通海梦

在非洲,公路运输是主要的交通运输方式,承担着80%-90%的城市间和国家间的货物运输。但非洲公路的现状十分落后,由于战乱、贫困等人祸天灾,原有的低级别公路很多已经中断,或是不能正常承担运输任务。刚果(布)的交通状况,就是这种格局的典型代表。

近年来中国和刚果(布)两国在各领域的合作正不断深化,中方通过参与基础设施建设,支持当地的发展。中国建筑承建的贯穿刚果(布)南部的交通大动脉——国家1号公路,就是这样的合作项目。

2006年,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访问刚果(布),两国签署一揽子互惠合作框架协议,1号公路是这个协议框架下最大的基础设施项目。

1号公路项目分两期,一期一百多公里,从刚果(布)最大港口黑角到多利吉;二期从多利吉到布拉柴维尔,长四百来公里。整条公路穿越原始森林、沙漠、草原、沼泽地、反政府武装控制区域等,沿线人烟稀少,疾病流行。公路建成后,将成为中西非国家的一条重要出海通道。

笔者三年前曾去过刚果(布)。在黑角海滨的一个露天咖啡吧,我们一行面朝大海细心品尝着略带涩味的本地咖啡,邻座一名肤色黑亮的当地人用好奇的眼光认真打量着我们,也让我们仨对他好奇起来。

“嗨,邦球(你好)!”领队的中建五局土木公司常务副总经理阳国祥主动挥挥手搭讪起来。

他叫姆贝亚,是刚果(布)唯一的一所大学马里安•恩古瓦比大学的大四学生,选修汉语,曾到过中国的天津。
姆贝亚很热情,笑起来眼睛特别亮、牙齿特别白。为了表示对我们的友好,他跟我们这些“洋人”讲中国话,不过我们要连蒙带猜。他说他很喜欢中国,中国是一个帮助别人的国家,中国人很友善,在刚果(布)的中国人都是来帮助他们的,帮助他们修路架桥,建起了富丽堂皇的大楼、宏伟气派的机场和体育馆,是上帝派来的使者。

“上帝给我们送来了马永贝森林的公路,中国人就是上帝派来的使者。”姆贝亚说汉语很费劲,必须手舞足蹈才能把意思表达得清楚一些。

2013年3月29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刚果(布),受到前所未有的至高礼遇,总统德尼•萨苏-恩格索率部长以上所有政府官员与习近平主席合影。习近平主席在中国驻刚果(布)大使馆,接见了中国建筑建设刚果(布)国家1号公路的有功人员。

2016年3月1日,二期工程通车,标志着中刚建交以来规模最大的合作项目、全长536公里、合同额28.9亿美元的1号公路全线贯通,为中部非洲新添一个重要的通往大西洋出海口。

1号公路的正式通车,对刚果(布)政府和人民来说,是国家历史阶段性的重大硕果,萨苏总统寓意深刻的称之为“通向未来之路”;对中国建筑的建设者来说,也是在经历了八年异国他乡的辛苦劳作,坚守着中非友谊的信念,同船并进,创造的又一个奇迹!

刚果(布)大工委主席让-雅克•布亚说:“一号公路的完成,耗时八年,施工队伍历尽千辛万苦,不畏艰险,圆了几代刚果人民的梦!”

“劈山的人”,劈开了马永贝森林的“鬼门关”

1号公路从黑角出发后,蜿蜒进入马永贝原始森林。打通马永贝,是贯通这条公路的控制性工程。

这是一片横跨60公里、纵深170多公里、生长着300余种树木的广袤原始森林。虫蛇出没,山洪泛滥,旱季干涸,雨季湿热,气候恶劣――这,就是马永贝,是当地人想进却不敢进的死亡地带。而不顾这一切的危险,在马永贝森林与死亡决斗的中建人,则被当地人称为“劈山的人”。

劈开一望无际的马永贝原始森林,到底有多难。中建五局承建了穿越马永贝森林这一全线最险恶的路段,项目经理魏乐荣说“就像过了一趟鬼门关”。

2008年第一批抵达马永贝森林腹地1-2项目部的测量员老蒋,在自己的日记中记录了自己几次“打摆子”(疟疾)的经历,“1-2项目的200多中国人全都打过摆子,最多的有七八次,我算好的,只打过3次。打摆子是进入马永贝森林必经的鬼门关,发病前没有什么征兆,一切来得都很突然,全身发冷,盖多少被子都冷,冷得浑身发抖,但又浑身是汗,不想吃饭,也吃不进去,身体极度虚弱,我算体会到受虐时的无助了!……让第4次打摆子见鬼去吧!”

事实上,还有比打摆子更可怕的“鬼门关”。

马永贝森林里的蟒蛇,眼睛蛇,响尾蛇,竹叶青蛇等毒蛇就在你的身边潜伏,只要蛇信子舔上了你,你很有可能将“一舔毙命”。成群的蚊虫瞄准你身体裸露部分发起一波又一波“黑云压顶式”的攻击,这些蚊子是丝虫病、登革热、脑疟的主要传播者。马永贝的“土特产”果蝇,挨着人体就会寄生皮下长到蚕豆大。一名员工感到腰背痛痒,接着就长包、溃烂,到医院挑出29条果蝇。

马永贝山高崖直坡陡,无路可走,物资进场要靠推土机开道、铲车拖拽,从黑角到项目营地,五六十公里的路,这样“拉拉扯扯”要走两三天。

刚果(布)原来是法属殖民地,法国曾规划穿越马永贝原始森林的公路长达数十年,但最终因困难太大而不得不放弃。

“中华民族是世界上最能吃苦耐劳的民族,中国人干不了的事情,任何人种都休想!”这是笔者三年前在刚果(布)短期工作时,在工地上听到的频率比较高的一句话。

“我们不是第一批来马永贝的中国人!”

2008年,当时的中建股份刚果(布)1号公路项目部副总经理张龙英曾忧心忡忡地说过这句话。

上世纪三十年代,法国殖民者招募大量华人,在马永贝从事工程建设。前辈们面对苦难、艰险和疾病,还有法国工头的辱骂和皮鞭,闯过“鬼门关”的人很少。据有关资料显示,广东西部一个自然村当时去了37人,回来的只有十来人。

今天的中国人,能行吗?面对蓝眼睛、高鼻子的异样眼光,马永贝的中建人用不可争辩的事实,响亮地回答了他们的质疑。

“穿越马永贝的公路已经通车4年多,其间经过提质改造,交通量由原先的164辆/日,增加到现在的4000多辆/日。萨苏总统曾站在马永贝森林的腹地,为通车剪彩,向中国人颁发刚果(布)国家骑士荣誉勋章,向世界宣告‘中国人征服了法国人无法战胜的马永贝原始森林!'”刚果(布)一家报纸这样报道了公路建成通车的消息。


穿越“匪区”,中国人撒下一路欢乐和平的种子

刚果(布)国家1号公路洞穿马永贝以后,进入一段近200公里的低丘地带。这一段由中建八局、中水十四局、湖南路桥等3家单位施工,是实施起来比较容易的地势平缓区域。过了这一区域抵达刚果(布)的重要城市明杜利,又进入人烟稀少的高原山地。从明杜利到布拉柴维尔的215公里,绝大部分是高边坡和砂性土质路段,施工难度比较大,由中建五局施工。这里野草丛生、灌木蔽日,2003年结束的刚果(布)内战,数万枪支遗落民间,据说很多反政府武装人员在这一带或明抢暗劫、或设卡收捐,也因此这一区域被称为“匪区”。据不完全统计,施工期间发生的针对施工单位和人员的抢劫事件有二三十起。

但中建人没有知险而退。关键时刻,项目党组织就是战斗堡垒。中建五局刚果(布)现任指挥长唐继前,给我们讲述了二期工程进场时的一个故事。
兔年正月农历初十,20名员工分乘10辆“后八轮”,在推土机破土开路引导下,由一期工程1-2营地,向明杜利山区进发。

他们是中建五局的一支小分队,奔赴反政府武装残余地区,开辟1号公路二期工程营地。领头的是项目党支部书记黄洪波,压阵的是党支部组织委员王建国。
没有道路,没有向导,甚至没有足够的物资保障,他们沿着法国人废弃的电线杆挺进,碾过高过人头的灌木荒草,铲平遗留的弹坑战壕,迎着赤道地带雨季说来就来的瓢泼大雨,冒着被武装人员劫道的危险,5天5夜逢山开路、遇水架桥,5天5夜干粮裹腹、倚车而睡,5天5夜相互接力、风雨兼程,踏出了350公里的“处女路”,在国内欢庆元宵佳节的时刻,抵达了预定地点。

马不停,鞍未卸。党支部立即集合队伍,清点人数,将所有人员分成三组,6名党员分别担任三个组的正副组长,下达了清除荆棘、加固坡坎、平整土地的任务。一身泥污、满脸疲惫的小分队成员立即行动起来,在刚果(布)明杜利山地的“匪区”,支起了第一顶帐篷。

仁武是二期工程3-1分部的党支部书记,他说,央企的政治优势在刚果(布)发挥了无可匹敌的作用。

营地建好后,他们结合当地治安复杂的环境特点,想到了“以夷制夷”,聘请前政府军方的布莱斯少校,作为保安队长和协管员,专事施工区域安保管理和外部纠纷协调。据说,布莱斯协调能力强,在那一带有一定的威信,征用土地中的许多麻烦事,都是他摆平的。

工地上中国人与聘请的当地“黑工”的比例达到1:5,如何凝聚一支有战斗力的“黑人军团”为施工服务,除在机制上实行底薪加计件奖金制外,还在培训上培养黑工莱特(主管),在人性关怀上建设黑工营地,根据他们的风俗习惯隔成一人一间的小房间,给他们发放与中国人一样的工装,党群组织开展雨季送培训、旱季送安全和逢年过节送文化、送娱乐、送丰盛的中国美味佳肴的活动。

无论在萨哈、木屋地,还是在明杜利、玛雅玛,只要有黑人的地方,就有CSCEC的T恤穿在他们的身上,就有黑人小朋友背着的中国制造小书包,就有黑人朋友见到中国人不绝于耳的“逆浩(你好)”问候声。中建人与黑人见面互相打招呼,甚至一起照相“摆pose”,随手拿起一只塑料桶即兴打起节奏唱起歌......

在“匪区”这样一个人们公认的多事之地,中建人把欢乐和平的种子撒在这片土地上,在明杜利、玛雅玛的山地草原上开出了祥和的鲜花、结出了和谐的果实,黑人朋友感受到了中国人与原来到这片土地上的白人的不同,中国人的亲善友好让他们踏实、心安。1号公路成了和平之路、友谊之路、吉祥之路,公路修到哪里,哪里就有欢乐和友善,哪里就有和平与发展。

“绿色飘带”,成就“环境友好型、资源节约型”的“两型”公路

刚果(布)蕴藏丰富的石油、天然气、森林资源,许多地方都是未开垦的处女地,有着世人羡慕的原生态地貌风物。

“这是上天赐予刚果(布)人民的财富,必须努力保护。”中建人来到这里,看到这片土地上触手所及的资源与宝藏,感受到这里的人民对这片土地的深爱,保护刚果(布)子孙万代赖以生存的天然宝库的信念愈加坚定。

1号公路设计标准执行法国标准,部分采用欧标。中国建筑严格执行设计要求,承载泱泱大国的责任担当,全面实施绿色建造技术,把这条公路建成了一条融入自然、和谐环境、造福沿线的绿色生态之路,成为铺展在赤道上的“绿色飘带”。

马永贝森林堪称一座绿色植物宝库。中建五局为尽量少砍树木,测量人员穿着防蚊虫、毒蛇叮咬的防护服,在原始森林中艰难跋涉,准确定位边界红线,标注砍伐树木,为伐木队提供砍伐标注。在赤道热带雨林中进行这样的作业,无异于一场透支体力、角力生命的体能竞技,每一次进山,都是一次人类对自然的极限挑战!“每次完成工作回到营地脱下防护服,里面可以控出大半杯汗水。”测量队长老蒋说。但他又说,这样的付出是值得的,因为他们的付出,使得刚果(布)这片绿海一样的原始森林得到了最大限度的保护。据完工后的签证统计,项目1-2分部56公里的森林路段,按平均用地宽度25米计算,平均每1000平方米砍伐树木仅3棵。

香根草被称为“有生命的土壤钉子”。中建五局施工的二百来公里沙性土壤地段,成型的路基遇到大雨就土崩瓦解。他们在这种土质的路段边坡种上了“有生命的土壤钉子”,再加上优化设计推出积水蒸发池、消能池和出水口堆置消力石,把取土场、弃土场分别定在山顶和洼地,不仅防护了公路和山体沙性土质流失垮塌,还形成了公路两侧绿水青山、路边葱茏青翠的“异域江南”,成为“环境友好型”的生态之路。

地球上的资源属于全人类,无论任何国度和任何人种,都有责任和义务保护与节约有限资源。刚果(布)国家1号公路在建设阶段,就地取材,采用天然红土粒料作为底基层结构层。这种红土粒是在长期微酸雨作用下形成的一种天然建筑材料,强度高,水稳定性好,开采简单,成本低廉,工程沿线蕴藏丰富、分布广泛。采用这种材料减少了大量石材开发和水泥用量,加上通过技术革新在不同路段使用黄沙、纯级配碎石替代浪费资源的材料,造就了“资源节约型”的节能之路。

公路上空云蒸霞蔚,公路两侧安居乐业,公路两端通江达海。刚果(布)政府的布亚部长称,1号公路未来将通过在布拉柴维尔马卢库地区刚果河上建设的公铁两用大桥,连接刚果(金)首都金沙萨。到那时,中国建筑在赤道上编织的这条飘带,将把中非的广大地区与大西洋连成一片,成为泛大西洋经济圈的“金飘带”。(中建五局党委工作部副部长刘卫平)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联系电话:0731-85526549 | 协会QQ群:28112057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五一大道98号省商务厅三号楼

COPYRIGHT © 2017 湖南省对外经济合作企业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 | 湘ICP备140154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