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时间

发布时间:2020-09-16 09:27:34

当前日期:2020年9月27日| 联系电话:0731-85526549

搜索
搜索
广告图片1
广告图片1

广告图片1

广告图片3
广告图片3

广告图片3

广告图片4
广告图片4

广告图片4

广告图片5
广告图片5

广告图片5

境外商会

ASSOCIATION

资讯分类

内页联系我们

发布时间:2020-09-16 14:42:18

联系我们

  •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五一大道98号省商务厅三号楼
  • 联系电话:0731-85526549
  • 协会QQ群:28112057
/
/
/
民企“走出去”占比达40% 专家建议“善用外汇”

资讯详情

民企“走出去”占比达40% 专家建议“善用外汇”

  • 分类:综合
  • 作者:
  • 来源:21世纪经济报
  • 发布时间:2014-12-18 12:00
  • 访问量:

【概要描述】随着近年来“走出去”步伐的加快,中国企业的对外投资亦在发生深刻的变化。瑞银投资银行副主席何迪在近期“三亚·财经国际论坛”引用商务部数据的表述,至今年三季度,中国对欧洲的投资较2013年增长218%,对美国增长了30%,对俄国的投资则增长了70%,且在275项投资中有11单超过10亿美金。中国企业境外投资的国家、地区越来越广泛,且增长迅猛。更重要

民企“走出去”占比达40% 专家建议“善用外汇”

【概要描述】随着近年来“走出去”步伐的加快,中国企业的对外投资亦在发生深刻的变化。瑞银投资银行副主席何迪在近期“三亚·财经国际论坛”引用商务部数据的表述,至今年三季度,中国对欧洲的投资较2013年增长218%,对美国增长了30%,对俄国的投资则增长了70%,且在275项投资中有11单超过10亿美金。中国企业境外投资的国家、地区越来越广泛,且增长迅猛。更重要

  • 分类:综合
  • 作者:
  • 来源:21世纪经济报
  • 发布时间:2014-12-18 12:00
  • 访问量:
详情
    随着近年来“走出去”步伐的加快,中国企业的对外投资亦在发生深刻的变化。
    瑞银投资银行副主席何迪在近期“三亚·财经国际论坛”引用商务部数据的表述,至今年三季度,中国对欧洲的投资较2013年增长218%,对美国增长了30%,对俄国的投资则增长了70%,且在275项投资中有11单超过10亿美金。中国企业境外投资的国家、地区越来越广泛,且增长迅猛。
    更重要的是,中国企业海外投资的行业分布也在变得更加多样。何迪表示,过去几年中国的对外投资主要集中在能源领域,但是现在“出现了数量众多的高科技、消费品、工业制造等领域的投资”。
    此外,投资的主体在发生结构性变化。过去几年里,国企是海外投资的主力军,民企海外投资的占比在20%到25%之间,而到了“今年三季度,民企的境外投资占比达到了40%”。
    而在帮助走出去的中国企业资金利用方面,北京联办财经研究院院长许善达表示,中国企业进行跨境投资时,常需要在境外资本市场融资,并未享受到我国巨额外汇储备带来的好处,“到海外资本市场融资的成本,肯定高于美国国债”。
    善用外汇储备
    商务部最新数据显示,今年1-11月,中国境内投资者累计实现对外投资5518.2亿元人民币。以美元计,前11个月累计实现投资898亿美元,同比增长11.9%。同期,中国实际使用外资金额1062.4亿美元(折合6545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0.7%。这意味着,自改革开放中国开始使用外国直接投资以来,中国作为净资本输入国的局面或即将被打破。
    随着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下称“亚投行”)、金砖国家银行等多边组织的设立,以及中国“一带一路”、“丝路基金”规划的逐步落实,未来随着中国资本走出国门,越来越多国内的过剩产能亦有机会转移至其他国家。
    博源基金会理事长秦晓表示,由于“一带一路”规划所覆盖的亚洲地区,基础设施相对薄弱,而“这个我们有一定的优势”,中国可以通过外汇储备、财政以及上述多边组织,对海外进行投资的同时,带动国内企业走出去,进而帮助消化国内的过剩产能。“如果一些企业能走出去,使我们的一些产能能够增加使用率,还能有效使用中国过高的外汇储备,对地缘政治和全球经济的影响是不言而喻的。”他说。
    许善达表示,中国企业进行跨境投资时,往往需要在境外资本市场融资,并未享受到我国巨额外汇储备带来的好处,“最近一家大型金融租赁公司在中东的一个国家募集了5亿美元,中国这么多外汇在那儿放着,买了美国的国债,然后中国的企业还要到境外的资本市场上去融资,成本绝对不会低于美国国债,必要性不大”。他认为,中国完全可以通过国内的改革,让国内的外汇储备发挥效用,“你就从外汇里拿出一笔给租赁公司用,最差的结果也是外汇得到一个国债的回报率”。
    此外,针对国企到海外投资时屡屡受到的政治因素影响,秦晓认为政府应该加快区域间贸易谈判,以“创造一个好的环境和政策,由企业来进行商业性的决策”。同时,他还建议中国考虑将国企的属性分成公益性和商业性,“如果是公益性的,不以盈利为目标,国家可以给它一些税收、财政甚至其他的优惠;如果是商业性的话就不应该优惠”。
    “练好内功”
    在“走出去”的过程中,中国企业交了不少学费。
    “前段时间买资源(的企业),都是高价进去的,(后来大宗商品价格下跌),现在惨得不得了。”亚投行多边临时秘书处秘书长金立群表示,中国企业进行跨国投资时,往往投机心理很重、风险意识非常薄弱,且喜欢“一窝蜂”,难以抵御价格大幅波动。 “还有部分企业的投资项目超出了其自身能力,比如说有些非金融企业从事金融衍生品的投资,这些企业其实没有这样的能力、技术和人才去做好。”他说。
    此外,金立群还特别强调一种特殊情况,即由于相比民营企业,国企的决策过程较慢,但一些国企恰恰因此避开了一些错误的投资机会,正好躲过一场风波,“这不是好事情”,因为“你并没有真正去做功课”。
    因此,金立群提醒中国企业加强学习,“练内功”,将企业治理视为最基础同时也是最重要的工作。
    但需要练内功的,不仅仅只是企业自身,还有更大的境外投资障碍需要破除。
    清华大学法学教授、原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高西庆表示,“中国公司治理的问题远不如公共治理的问题。”他认为,中国企业走出去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实际上与企业在国内治理问题的折射,“如果对一个企业的领导人的考察模式不是主要看企业的盈利,而是看他在一段时间内的影响力或迎合某领导人的想法,那这个企业的模式是可以预测的”。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联系电话:0731-85526549 | 协会QQ群:28112057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五一大道98号省商务厅三号楼

COPYRIGHT © 2017 湖南省对外经济合作企业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 | 湘ICP备14015419号